河東君小像

3015 河東君小像 手卷

作  者:

尺  寸: 引首32×95cm×37;畫心32×133cm×52;題跋32×284cm×111

創作年代:

估  價: 1,800,000-2,800,000

成 交 價: RMB 3,220,000

著錄:
1.沈德潛《歸愚詩鈔》,卷二十,1749年(乾隆十四年)刊本。(沈德潛題跋)
2.范鍇(1765-1844)《花笑庼雜筆》卷一,道光刊本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沈德潛題跋)
3.《牧齋遺事》,不分卷,稿本,徐兆瑋(1867-1940)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沈德潛題跋)
4.柳如是《我聞室梅花集句》,卷上,吳儁抄本,1866年(清同治五年)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5.劉嗣綰《尚絅堂詩集》,卷二十二,第四頁,1826年(道光六年)大樹園刊本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6.朱大可(1898-1978)《論印絕句》,稿本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7.朱大可(1898-1978)《耽寂宧自選詩存》,稿本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8.張曜孫《謹言慎好之居詩集》,1904年(清光緒三十年)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9.玉梅詞隱《說部擷華》卷五,上澣嬛福書莊石印本,1912年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沈德潛題跋)
10.沈濤《十經齋遺集》,建德周氏自莊嚴堪刻本,1936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11.葛昌楣(1886-1964)《蘼蕪紀聞拾遺》,稿本,無頁次。(超達道人題跋)。
12.沈濤《十經齋遺集》,藝文印書館,1973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13.陳寅恪《柳如是別傳》(上)P41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0年8月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題跋)。
14.鄭逸梅《藝林散葉》,中華書局,1982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15.黃裳《金陵五記》,金陵書畫社,1982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16.《明史資料叢刊》第五輯P180-181,江蘇古籍出版社,1986年9月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沈德潛題跋)
17.鄭逸梅《鄭逸梅選集第三卷》,黑龍江人民美術出版社,1991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18.高章采《官場詩客》,中華書局,1991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19.朱夏《朱夏詩詞選集》,地質出版社,1993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20.鄭逸梅《藝林散葉薈編》,中華書局,1995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21.王元化《學術集林》卷十五,上海遠東出版社,1999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22.陳寅恪《柳如是別傳》(上)P41,生活·讀書·新知三聯書店,2001年1月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題跋)。
23.范景中、周書田《柳如是事輯》P7-9、P63,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,2002年3月。(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沈德潛題跋,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24.高章采《官場詩客》,中華書局,2004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25.黃裳《白門秋柳》,江蘇文藝出版社,2004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26.沈濤《十經齋遺集》,中國書店,2008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27.黃裳《來燕榭少作五種》,生活·讀書·新知三聯書店,2009年。(白牛道者題跋)
28.《清代詩文集匯編》,第507冊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1年。(沈衛題跋“柳是私印”鈐印)
題簽:河東君柳如是小影圖卷。戊寅元月,王聞善署。鈐印:王聞善印
引首:風流佳麗。摘河東君本傳中語。乙巳七月幾望,俊卿客滬上。鈐印:倉碩
題跋:
1.《河東君傳》(文略)。毅齋沈志祖書。鈐印:志·祖
2.(文略)。古梅花源木又庵白牛道者書。
3.(文略)。超達道人葦江氏題。鈐印:我思古人
4.柳,堂開半野煙霞藪,哭文章,腸斷今番又。調寄十六字令,辛未小春,南金題。
5.零落蘼蕪七十春,畫中依舊見豐神。墜樓一樣能輕死,肯負多情石季倫。尚書為爾輕高節,腸斷風流放誕時。身后遺民作佳傳,西方別有美人思。歸愚沈德潛題。鈐印:一味慵、德·潛
6.(文略)。右碧城仙館題柳如是初訪半野堂小影詩,為小長蘆館主人錄。病腕拙弱,方家弗嗤。乙巳九月,沈衛同客海上。鈐印:臣衛長壽
7.余舊藏田白石小章一,長徑寸,袱紐制精絕,鐫朱文四字,曰“柳是私印”,款為:崇禎辛巳秋中,顧苓。蓋云美為河東君作也。壬辰九月,浙江里寓廔不戒于火,百物蕩然,獨此印未付灰燼,可謂歷劫不磨矣。附印于此,俾與此卷同傳不朽。筱舫先生以為何如。鈐印:柳是私印
鑒藏印:絕代佳人、慈溪嚴氏小長蘆館鑒賞、王聞善藏、曾經我眼即我有、素心可質、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、泉唐王藹云鑒賞印、小書畫舫秘玩
說明:
1.嚴信厚、王商一遞藏。
嚴信厚(1828-1906),字小舫,浙江慈溪人。恒子,官直隸候補道,贈內閣學士。工書、畫,尤善仿邊壽民蘆雁,蕭然有江湖之思。精鑒賞,蓄碑版、書、畫之屬甚多。輯有《小長蘆館集帖》。
王商一(1905-1972),廣東中山人,早歲游學申江,服務于中央通訊社,師黃君璧,為香江山水畫之名家。1964年移居美國,發揚書畫藝術。
2.吳昌碩題引首。
3.沈志祖、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言南金、沈德潛、沈衛題跋。
沈志祖(清),字學基,號毅齋,又號詠樓、太瘦生。浙江湖州人,沈慰祖兄。乾隆十年進士,授編修,官至御史。能詩詞,善畫人物、士女、花草,雅淡無作家氣。書法亦有別趣。
言南金(1822-?),字魯琛,一字卓林,號可亭,江蘇常熟人。咸豐三年恩貢生,從軍武昌,官安徽太湖同知。有《可亭詩稿》一卷,《曼陀羅館消寒集》一卷。
沈德潛(1673-1769),字碻士,號歸愚,長洲(今江蘇蘇州)人,清代詩人。乾隆元年(1736)薦舉博學鴻詞科,乾隆四年(1739)進士,曾任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。為葉燮門人,論詩主格調,提倡溫柔敦厚之詩教。
沈衛(1862-1945),字友霍,號淇泉,晚號兼巢老人,亦署紅豆館主,沈鈞儒十一叔,浙江嘉興人。光緒十六年(1890)進士,授翰林院編修。后任甘肅主考、陜西學政。善詩文,工書法,晚年寓居上海鬻字,名播江南,被推為翰苑巨擘。

艷名早冠章臺曲?天下風流獨有君
——《柳如是初訪半野堂小影》考
柳如是與錢謙益
柳如是(1618-1664),明末清初女詩人。本姓楊,名愛,初名隱。后改姓柳,名是,因讀辛棄疾詞: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”有感,故取字如是,另有一字蘼蕪,號“我聞居士”。又因常以儒衫道服示人,被戲稱為“河東君”、“柳儒士”。著有詩集《戊寅草》、《柳如是詩》、《紅豆村莊雜錄》、《梅花集句》、《東山酬唱集》等。柳如是幼時家貧,賣身為婢,妙齡墜入章臺,有“秦淮八艷”之稱。后輾轉于江浙金陵,以詩畫立足于江南名士圈,獲知交無數。柳如是雖名號眾多,但她被世人熟知的,還是與明末清初文學家錢謙益的情感過往。
錢謙益(1582-1664),字受之,號牧齋,晚號蒙叟、東澗老人,學者稱“虞山先生”,蘇州府常熟縣人。他是明末的東林黨首領、清初的詩壇盟主,可謂博學多才,雅量通懷,在政界、學界都頗具影響力。柳如是與之相交甚為投契,儒裝初訪半野堂更是傳為一時佳話。崇禎十四年,錢謙益以妻禮迎娶柳如是,二人同居“絳云樓”,后育一女。清軍南下,柳如是欲與錢謙益投水殉國無果,見錢降清為官,便自留金陵拒不入京。她的言行深刻影響了錢謙益,使其不久便稱病辭歸。后來錢謙益因反清案牽連入獄,也全靠柳如是四處奔走才得以相救。之后二人移居常熟紅豆山莊,重建“絳云樓”收藏古籍善本,暗地里則支持反清復明大業。康熙三年,錢謙益逝世,柳如是為保家產,也隨之殉節,自此結束傳奇的一生。
歷代《柳如是小像》考
柳如是雖為一介弱質,但因其嶒峻的風骨、絕倫的才華和傳奇的經歷,吸引了從明末到晚清的諸多畫家、文人紛紛為其繪制小像并廣征題詠。這些柳如是小像,主要存世的有:
顧苓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影》軸(現藏遼寧省博物館);吳焯《河東君像》軸(現藏美國哈佛大學);顧大昌《柳如是小像》(現藏南京博物院)軸;禹之鼎《河東君小像》軸;朱鶴年《柳如是小像》;余集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影》軸;余集、程庭鷺《柳如是像》冊頁;陳栻《河東君訪半野堂小景》手卷;鐵琴銅劍樓舊藏《河東君像》軸;沈宗騫《柳如是小像》手卷等。
有文獻記載而未見圖者:
黃安節《畫柳小像》;呂海山《錢牧齋柳如是東山倡和小像》;吳硯生《柳氏訪半野堂小像》;張問陶《摹柳小像》;改琦《河東君小景卷》;陸漕容(女)《柳如是小像》;夏之勛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影》;柳如是像刻石等。兼有彭兆蓀所見一卷;《牧齋遺事》錄柳婿祭拜時攜小影一張;陳寅恪以臥子題采蓮圖為河東君小像。近人有馮超然、高絡園、夏承燾等臨本,加上其他佚名所作,有三十本之多。
陳寅恪與《柳如是別傳》
除了為柳如是寫像唱和題詩以外,錢柳二人的傳奇事跡也成為諸多學者研究的對象。眾所周知,國學大家陳寅恪寫《柳如是別傳》,就是因為曾購得柳是故園中紅豆一粒,所以著書以“溫舊夢,寄遐思”。可以說,《別傳》是陳寅恪先生蘊釀最久、寫作時間最長、篇幅最大、體例最完備的一部著作。雖是為柳如是立傳,但又箋詩證史、借傳修史,如借本卷中超達道人、白牛道者的題跋,來論證河東君初訪半野堂的史實。遙想跋中錢柳初見,再觀畫中已為錢妻的柳如是,不禁有一種時空穿越之感。如此一來,觀畫亦讀史,實謂一舉兩得。
《柳如是初訪半野堂小影》的多重價值
此卷《柳如是初訪半野堂小影》手卷經由清末嚴信厚、民國王聞善遞藏,書畫大家吳昌碩題卷首,拖尾有清書法家沈志祖、白牛道者、超達道人、清太湖同知言南金、清內閣學士沈德潛、清翰苑巨擘沈衛題跋,是面世小像中題跋著錄最多、唯一鈐有“柳是私印”,且年份最早、最為重要的柳如是彩色場景畫像。
這件長約六米的紙本長卷,卷前有王聞善題簽:“河東君柳如是小影圖卷”,卷中有嚴信厚鑒藏印章數枚。卷首吳昌碩以金石力道寫“風流佳麗”,隨后跋中記其摘自顧苓《河東君小傳》,這便點出全卷的精神核心。顧苓是明末清初的篆刻家,同時也是錢謙益的得意門生,他親眼見證了錢謙益與柳如是的過往。由他繪制的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像》并題跋的《河東君小傳》,忠實還原和記錄了柳如是的外貌形象與生平事跡,不但確立了其儒裝小影繪制和題跋順序的范本模式,還為后世研究柳如是提供了充足的文獻資料,史學價值極高。
此次面世的《柳如是初訪半野堂小影》圖中,就有三段題跋自來顧苓的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像》。據清文學家范鍇《花笑庼雜筆》記載,這三段題跋分別是超達道人葦江氏跋、古梅華源木義庵白牛道者跋和沈德潛七言絕句兩首。同時,題跋亦見于《說部擷華》、《柳如是別傳》、《柳如是事輯》、《歸愚詩鈔》等著錄。另據葛昌楣《蘼蕪紀聞拾遺》載,清乾隆畫家余集自題重摹河東君像跋,前半段內容與超達道人跋毫無二致。白牛道者曾隱晦提及自身所處康熙朝,照題跋順序,超達道人應年份相近。這也就從側面印證了余集見原作時曾有超達道人題跋。到羅振玉收藏顧苓《河東君初訪半野堂小像》時,這三段題跋卻已不在。再面世時,三段題跋順序雖稍作改動,但觀其書寫狀態,墨色變化和印泥顏色,依舊保持原有風貌。次序的變化,不過是后世藏家為追求顧苓版小影的題跋模式而做出的調整。
此卷另一個重要看點,是沈衛題跋所鈐的“柳是私印”。這枚小印是顧苓為柳如是所作,歷經“絳云樓”大火而幸存,先被沈衛收藏,后傳族子沈蔚文。鄭逸梅《藝林散葉》記載,此印后為王蘧常所藏。朱大可《論印絕句》、《絳云樓印拓本題辭》之朱善旗詩、張曜孫《念奴嬌》、劉嗣綰《柳如是小印歌》、陶梁《柳如是小印為沈西雍作》都是圍繞這枚傳奇印章所作的詩文,著錄不亞于三段題跋。另外,“柳是私印”的印跡,除吳儁抄本《我聞室梅花集句》外,僅有本幅畫作尚能見到。且以此印押尾呼應畫心、題跋,更增添手卷的歷史感。不得不說,“柳是私印”可與本幅畫像同傳不朽。
畫心部分雖未有款識,但從衣飾、布景來看明顯是清代早期仕女畫高手所作,其筆墨、設色、神韻都達到了最高藝術水準,可以稱之為市場發現唯一的年份最早、畫面最精的柳如是彩色畫像。卷中柳如是執卷安坐,一侍送筆,一侍打扇,這種多人場景式構圖,在面世河東君小像中尚屬首例。而觀柳如是面部細節,不難看出她已是中年,據其年譜推斷,此時的柳如是所處之地為紅豆山莊,這就又為畫卷增加了傳奇色彩。
柳如是小像歷來是收藏家們熱衷的拍品,雖面世不多,往往價格精貴,尺幅不大的手卷亦曾拍出高價,可見市場潛力之大。此幅《河東君柳如是小影圖》集藝術價值、史學價值和傳奇性、獨有性為一體,實屬難得精品,頗值寶藏。